浮光

众生皆苦,而你是草莓味的。@一期一振@卿扬婉如

【刀剑乱舞】My Prince(2)

*这玩意儿居然还能有后续系列,依旧胡扯ooc,本丸与游戏时间不统一

*我说是乙女向就是乙女向,我是一个听不得不同意见的人,如果你反驳我,我就骂你

 

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我在三日月那里蹭和果子吃,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他讲那过去的故事,当年丰臣秀吉怎么打天下他又在高台院怎么养老。

“听说现在通往高台寺的宁宁之道,有好多人在那里求姻缘。”

 “不过我才不要去那里求姻缘,丰臣和宁宁过的好吗我就求他们。我真跟一期走不下去了再怎么求丰臣也没用。”

“对了老头子,你有喜欢的人没,喜欢过的也行。”我天这和果子真太甜了喝点茶压压惊。

“有啊。”行啊平安老人家就是直接我喜欢。

“哎哟哟,谁啊这是天降红雨了这,等等,不会是一期一振吧,警告你别想啊老头子。”你还想旧情复燃做梦吧,等等刚开始三条家就他一个的时候一直是一期帮他穿衣服这个老混蛋……

“不是,是清光殿。”

“哦是清……是谁?你认真的?”清光一直和安定住一屋啊,他们不会已经有什么了吧,本子上都这么写的。

拼命喝进去一大口茶,你认真的?再看看他的表情好吧是认真的。

“这……嗯……人清光今天去出阵了呀,最近你们的当番也排开了,这样吧,哪天有机会我替你问问,不过我可不保证结果,我尽量吧!”

“哈哈哈哈哈谢谢小姑娘了。”

药研宗三这小两口过来了,有什么事找嫂子吗这是。三日月就剩这么两块了你好意思和我抢吗。

“大将,我们分手了。”药研推了推眼镜,“所以我们现在请求分居吧。”

What??半颗团子掉衣服上恍然未觉,三日月也不和我争吃的了,坐回去安静喝茶继续他天下最美的范。

俩人同居了一段时间觉得性格不合适,分了,用他们的话叫更适合当闺蜜。行吧想想人类几十年寿命还会分手结婚离婚呢,付丧神也不能保证遇到的都是一眼万年soulmate哪哪都合适,和平分手,闺蜜也不错。后来我悄悄把鸣狐的狐狸灌醉酒听八卦,才知道当初事还不少,比如本能寺出阵俩姐妹推心置腹的唠嗑,比如江雪最初其实不是很愿意他俩在一起,药研做了思想工作这才同意了,那他当时没把劈了真是谢谢啊。

“大将,我申请去出阵。”好好好你去吧,记得爆个真剑回来,你还没脱过呢。

“主上让我去远征吧。”不高兴美人现在看起来更是愁云惨淡,我就见不得美人不高兴,好好好我答应你。

“宗三你去第四部队远征,不过时间比较长你先好好准备准备。药研你……去第二部队,跟着练级吧。”

这俩人都没什么意见。

“你们现在既然搬出来了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兄弟吧。”

“好的大将。”

“不我不想回去,能不能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你跟着第四部队出征个十天半个月的还不够静吗?不够回来再说。”

“好的主上。”

我的妈当审神者有时候还要兼职居委会大妈刀男心灵之友抠门政府还不给加工资。

啊今天是他们带着不动去练级。

是的,不动刚出活动我就到手了,另外这段时间收获满满,我锻出了莺丸,捞回来了鹤丸,抢到了膝丸。

怎么得到的,我欧。

不过这俩人可真够烦的一个阿尼甲一个大包平没完了,你俩一个队吧互诉衷肠看谁先感动谁我不听你俩嘚啵当电灯泡了。

我说怎么有个和膝丸谈恋爱的审神者闹冷战呢,这么兄控你可长点心吧。

 

过了几天是清光田当番,我估算好时间抓了点零食就转悠到田里,清光刚干完活在擦汗,不愧是本丸女子力max的人,随身带着手绢。

“来来来婶婶可爱的清光休息一下,干活不着急不着急。”

“主上您有什么事吗?”

“没事就不能找你啊,来吃饼干。”
“可是您平时都不怎么出屋吧。”女子力max的人就是这样先用消毒纸巾擦手再吃,我想了想我拿饼干之前洗手了没,嗯洗了。

“就是憋久了受不了才出来溜达溜达,不然会生病的。”

“嗯也是。”

“唉安定……安定今天出阵对吧。”抹茶,赛高啊。

“对,主上是找他有什么事吗。”

看了看周围没人只听得到风吹过的声音。

“这样吧清光我就直说了,你也知道婶婶不是会拐弯抹角的人。”
“嗯,您说吧。”你不要露出一副“知道你情商低”的表情好不好,我审神者的威严何在。

“清光有没有喜欢的人。”

“这……”这可疑的红晕是真有!有戏,不过万一人喜欢安定怎么办那是同主之谊的战友同屋的好基友!老头子你不早说早说我次次把你俩放一队培养感情。

“没事你说吧这里就咱俩,别的不行至少我嘴紧。”

看着孩子怎么还纠结呢真是皇上不急太监急再加把火。

“我就是说梦话露馅了又怎样一期又不是大嘴巴。”

“我喜欢三日月殿。”

“你说什么真的?”

“是……是的。”好好婶婶收敛一下表情这不是太激动了吗。

“三日月也喜欢你。”

“不要傻了少年,没意见的话准备搬出来过三日清的二人世界吧”

我走的时候明显感觉到清光干活更卖力了。

第一部队出阵回来我就堵住了。

“老头子老头子,清光同意了。”
“什么?”

“别傻了他说了他也喜欢你。”

“真的吗清光殿。”这老头子干嘛我天加州清光你什么时候来的。

“啊我的眼睛,”不愧是平安老刀一言不合就抱,“不对啊,我也是现充!”

“一期哥。”

“嗯,阿鲁及。”你说一期你手怎么这么好看呢。

“对了三日清,你俩要不要搬出来住。”我没有沦陷在哥哥美色里我还记得我作为红娘啊不审神者的职责,送佛送到西。

“这……要是清光殿同意的话。”你什么时候对我这么矜持过,还敬语。

“我愿意。”就同个居没结婚你就yes I do了,我仿佛见到了结局。

石切丸慢悠悠过来了,啊今天他喂马。

“pa我跟你说个事,三日月和清光在一起了。”

“啊呀这么小的孩子……”

“可不这老头子真不要脸。”

“呸不对啊我跟一期也有年龄差。”

 

我在本丸边散步边琢磨以后的名单安排,三日月和清光可以放第一部队,他们来的早等级也高,膝丸莺丸继续在第二部队练级吧,药研带带他们,鹤丸等级也和膝丸差不多。朗月清风,果然甚好甚好适合想事……

呸呸呸,这么多土谁干的!这谁挖的洞我掉下去了,偏偏今天手机控从良了没带手机。

“有——人——吗——”

“快——来——人——啊——”吼了半天没人来,那我试着自己爬出去。

爬什么啊爬,一爬全是土,扑啦啦就往我脸上掉,这土太松一踩就掉,看着高度是给太刀准备的,别问我怎么目测的,你天天抱一期你也能知道。

等了半个多小时,终于有刀来了,在石切丸的帮助下我爬了出来。

Pa,我爱你,但是现在更爱你的本体。

坑是谁挖的还用说吗,爱惊吓搞事的是谁审神者都知道。

“鹤丸国永你给我出来!”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知道你本意不是坑我但是现在你让我掉下去了。

“不要刀解我。”

“你放心我不刀解你,罚你远征。第三部队就地解散,明天鹤丸你编进去。”气死我了,好不容易出门一趟还让我掉坑里了。

 

鹤丸远征回来了又让他去马当番,这次不是罚他是本来就轮到了。

傍晚长谷部特别着急跑过来,你是看见围着青江的女鬼怎么的。

“主,不好了主。”

“说谁不好了你,慢点说。”

“小云雀不知怎么了一直精神不好,还拉肚子。”

“我去看看找医生了吗,鹤丸国永!”你给我等着。

“鲶尾已经去找了。”婶的小云雀啊,你一定要好好的。

兽医看了看是喂了不该吃的东西,鹤丸还打算吓一起当番的长谷部没想到刀没吓到马被吓到了。

“鹤丸国永,你是不是还想让我罚你去远征。”

“不是啊,远征…没什么意思。”

“远征你至少干活在本丸老给我惹事。”揉揉太阳穴我要被气死了。

“一个人远征没意思啊。”

“没意思更好你能乖乖干活。”

“婶婶你要听远征见闻吗?”

“行你讲吧。”莫非你又惹事了我是不是还得给人赔礼道歉啊。

“一个人远征太无趣了所以其实我在大门口蹲了一天,看到出阵的人回来就去捉弄了一下他们结果不小心把捞到的物吉吓跑了。”
“没远征你带回来的是什么。”不行我现在血压高。

“打劫了路过的第四远征部队。”

“本来应该是大成功的,少了点资源变成了成功。”

?????wtf???

“鹤丸国永我要打死你!!”

“主上别啊。”

“都别拦着我先打一顿再说。”

“鹤丸你是不是找打,信不信我把你扔到战场被枪爹虐。”你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你可一点都不无辜。

“阿鲁及你别生气。”

“我能不生气吗他干什么不好把物吉给我丢了。”

“主上,你还是找个房间把他变回刀吧。”

这个可以有。

“清光,你要体谅我在坟墓里待了那么久。”

“那就再憋一会儿,你知道你犯了多大错吗。”

“我错了。”

“这样,变回本体在仓库待一个月,要么上战场给我捞物吉,你选一个。”

“我选择捞物吉。”

“太爷爷你来的正好,能不能帮我看住这只鹤。”

“这只鹤并不听我的啊。”

“那我怎么办,你知道他干了什么吗。”

“他干了什么。”

“他把刚捞的物吉吓走了,还把小云雀喂病了,还真是惊喜啊姥爷。”

“要不去哄哄物吉?”刀匠又喂狐之助油豆腐了。

“都让他吓跑了谁肯回来。”话说你到底干了啥啊,让人看个大宝贝?

“让他去马厩跪两个小时?”

“可别我怕望月也惨遭毒手。”

“ああ、いやいや、すまんすまん。”现在知道错了?下次你还继续搞事对吧。

“记住了,我的物吉贞宗。”

 

没想到啊弟弟丸茶丸这俩在一起一个说哥哥一个说基友鸡同鸭讲聊得挺欢。

不过老提阿尼甲阿尼甲你真的够了啊薄绿!行行去检非那里捞你阿尼甲。

“那我也要小贞。”都去都去说过婶婶受不了伊达男的电波你还电,电出心脏病可怎么好。

“第二部队,药研,烛台切,膝丸,莺丸,鹤丸,石切丸。”

“被被你快去叫石切丸。”

十分钟后……

“pa你这是才来还没准备好吗?”

“还在准备,我觉得我已经不慢了。”

“带好刀装了没,不要着急。”

“不着急,我去牵小云雀。”

“不行啊小云雀病了你带望月吧。”

“主上这是把所有的丸都派出去了吗?”

“哈哈哈你看出来了这样看起来是不是特别药丸。”

哎呦pa,你不要用一种有病吃药的眼神看着我好嘛。

 

和本丸的刀坐一圈玩手机,乱刚刚分享了个链接……

啊雷文吐槽啊,这一看就是女的写的吧。

“这得疼死吧直接就阉割了,想想就疼。”

“男的被碰一下不是特别疼吗?”

“碰一下不疼,你揉揉还挺舒服,但是不能猛击啊。你不踢根部就没问题。”

“我说的碰一下是狠狠碰一下。”

“别踢那个蛋蛋,根部没多大问题,蛋蛋不行。”

“问题是踢根部怎么可能踢不到蛋蛋。”乱啊婶婶想象无能,要不掀开你裙子让我观摩观摩?

“可以啊,硬起来的时候你踢正面没问题的。”

“Soga。”我摸了摸下巴简直打开新世界大门,人体真奇妙。

“但是也别太猛啊。”

“我怎么觉得踢正面还是会被提到。”

“你别动下面踢啊,正面踢根部,硬的时候踢还挺舒服的。”

“那你是不是被踢过?”这么有经验啊乱酱。

“以前被后藤,他们玩球,正好砸到了。”你们粟田口的生活很丰富啊哈哈哈哈哈。

“你们快看。”鲶尾你发现了什么。

一个内置避孕环的营销,据说做手术放进去五年之内可以防止精子穿透,还能不来姨妈不用吃药可下海游泳,挺起来不错啊。

“放里面不疼吗?”

“我感觉挺疼的。”鲶尾我也是这么想的。

“那东西硬的吧感觉硌的慌。”

 “五年没有,会不会依赖上?”

“五年没有大姨妈,好棒啊。”

“那主上你体育课怎么请假啊。”

说的很有道理但是我体育结课了,不对啊你们都是男的吧。

“这个不是这么用的啊!这玩意是避孕的,哪有止月经的功效”药研医生扶额JPG。

“哦那我要他干嘛。”

“你拿来玩玩呗。”

“不好玩,没药研你好玩。”

仔细想想月经是雌性激素分泌,外界的环说怎么锁住精子还可以,阻挡内分泌怎么可能,不好玩不好玩。

“主上你要不要试试这个处男毛衣。”乱酱怎么……这么热衷于这种事呢。

“不穿。对了,刀都还是处男吧。”

“各种意义上,是的。”亲哥,这种问题你就不要突然回答了好不好。
不过本丸,某刀好像不是了啊已经,说的就是某个人气初始刀和他的天下最美couple。

一个偷着摸一个不让摸,上次还晕倒了,老头子啊老头子,摊手JPG。

说起couple,本丸的膝丸和莺丸也是一对,那天膝丸找到我好扭捏的跟我说这事,我废了好大力气才憋住笑,他走了之后仰天长笑三十秒,我的刀,真情实感,与众不同。

现在这俩人没事喝个茶聊个天,也不知是不是还在说髭切大包平,反正没人在我耳边念叨他俩了。

那天我午睡做了个梦,梦见战争结束了,审神者都被遣散回现世,刀都回归本体,在博物馆的答应他们去博物馆见他,私人藏品就只能随缘了,直到梦醒我都不清楚一期还记不记得我,我又记不记得他。

醒来之后找人就看见莺丸膝丸在廊下喝茶,我过去蹭了一杯顺便把这个梦讲了讲。

“不行啊我还没摸够三日月没睡够一期,就这么解散了我亏啊。”

……

这什么气氛,我回头看了一眼,我去一期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这个点回来,你以吉光之名发誓你不是故意的。”

“我发誓。”

“好信你了。”

“ntr.”什么鬼一期你怎么说这个

“我看见你发的了。”

还是那个论坛,屏幕上写的是“一期哥,是不是因为你的一头绿毛所以有蜜汁ntr属性。”

“看日期都多久远以前了,再说我有没有ntr你又不是不知道。”

“嗯。”

“Nishisama!Nishisama!”

“怎么了这是。”

“我刚刚去拿油豆腐不小心打开火了。差点被烧到。”

“你没事吧让我看看。”

“主上快来检查一下,有的小动物被吓到了容易斑秃。”

“真的假的?!狐球你快来让我看看,来我给你梳毛。你太高了先坐下”

一边梳毛一边聊天,这群平安老头子居然聊cp,加我一个啊!

“我喜欢三山,就是喜欢这设定傲娇受吃瘪爷,”看了一眼周围某个圣斗士不在,“长蜂同理,傲娇,最——好吃了。”

“阿鲁及喜欢什么我就喜欢什么。”是啊我还喜欢一期一振x女审神者。

“对了鹤丸,”收好梳子我朝他走过去,不要一副我要怎么着你的表情好不好我又没真打过你,再说你要是真想逃跑怎么都能躲过我。

“鹤丸我想摸你身上的球玩。”

“你让不让摸。”不摸我们谈谈物吉的事吧。

“让你摸。”

“污丸你那是什么眼神。等等你们不会都想多了吧。”

“你居然要摸人家球。”宗三你想什么呢,你的药研闺蜜给你传播的都啥。

“我也想多了……”小狐啊小狐,枉我以为你是绅士丸。

“你们这群污刀。”鹤丸你球真棒!
“我什么都没说啊。”你的眼神暴露一切了傻丸。

“你们是不是以为我要摸他蛋蛋啊,污刀。”

“对了我想起来了听说别的本丸有个不污的三日月,听黄腔就要躲,一撩就脸红。”一撩就脸红,这是种多么珍贵的品质啊,禁欲的三日月我也想见!

“难道你需要龟甲?”刀匠你是要以污治污啊,想把我调戏脸红?

“青江龟甲,某种程度看都不好玩,对正经人污才有意思。”

“比如弟弟丸这种的,我觉得我能把你艹哭。”

“妈呀主上好可怕。”

“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nishisama。”

“不污的三日月不好找,单纯的膝丸这里就有一个。”

“是吗?”

“难道你不是单纯丸是污丸?”

“哎呦呦明明你还是处男丸又不是短刀。”

“告诉我,你看了多少小黄书啊。”

“nishisama我去厨房放盘子了。”

“我也去等等我。”

“单纯丸你留下呀。”

“欲求不满的主上。”

“宗三你再说一遍?”

“久等了!只喝茶没意思,光忠特制——牡丹饼!”

“对了咪,我要摸你g奶。”

“我我我厨房还有事先走了。”

“那些年,婶婶调戏太刀的故事。”

“清光光话不要说太早了。”

“那个,我看看菜地浇水”

“别啊我就摸摸你小辫子行不”

“我给你涂指甲油,不干别的。”

“我保证。一期三日月都看着呢我能怎么着你!”

“辫子啊……摸吧。”
 

 

 

TBC

直觉告诉我还会有后续的,默默看一眼那群搞事的刀,这次就在婶婶耍流氓中结束吧因为没什么可写的了。

现在to本丸的刀,婶婶要福利,要情人节礼物!

评论(10)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