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

众生皆苦,而你是草莓味的。@一期一振@卿扬婉如

深夜唠叨,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

大晚上睡不着就想着拔旗,啊一算我欠的帐真是越来越多,在万屋企划群提过蒙眼play的设想但是现在觉得有点俗了我也想不出新意就pass掉,是的还有两辆车和舌尖我都记着呢,话说舌尖我拖了有半个多月年前写到年后从吃饺子写到吃元宵也是够了,啊都说了我是条咸鱼死的透透的那种就不要对我有所期待了,相信我,我比明石国行还懒。
嘴上说着all婶本丸,其实不是真正的all婶,有些刀抱歉我并不是那么喜欢,写出来也是感情不够相当尴尬,既然这样就不要写了,把他们留给真爱他们的太太吧。有个太太说过你最喜欢谁就看写文就知道了,文思泉涌的那个一定特别喜欢。这么说我大概是没有那么喜欢三日月和烛台切的,没有我嘴上说的那么喜欢他俩。喜欢三日月是喜欢他的稀有度和颜值,要写点他乙女向的东西我就容易卡壳,可是看别人写得三日月我又能被苏到,嗯我还是卡在了互通心意上,他的深情与深沉还有对颜值的自信和对天下五剑身份的骄矜我都非常喜欢,还是我怂,怕他深蓝背后冒出的黑我招架不住,从小这种腹黑型角色不管人气再高我都是不喜欢的一直躲着走,比如不xx助再比如幸xx市,无他,怕被玩坏玩死,别给我转着弯逗我怕我转不过来。My prince本丸里婶婶最喜欢一期一定是没错的,可是第二喜欢谁她自己都不确定,一期以下有存在感的刀大概就是三日月和宗三了,一个不让摸一个天天怼,想不记得都不行。至于咪,喜欢他和喜欢东酱一样,有时候我停下来想想,嗯我真的是喜欢他,其实他俩的身形长相都有点像我前男(ai)友(dou),说起来我前男友真是毒啊这么久了还让我念念不忘,如果我和他真的谈恋爱的话我应该是很幸福很甜蜜的。咪是……一直说着帅气啊影响啊什么的让我有点尴尬啊,我本身是个邋遢的人,每次听到我不在家也不要穿的随便我都默默吐槽我现在穿的就很随便。我想把你写的很苏,可是感觉我还不够了解你,怕ooc,也不知道怎么才叫苏叫帅气,我怕把你写成别人,这样对谁都不公平。
我喜欢被被,因为他真的很能干很厉害,嘴上说着不要对我有期待实际那小花飘的……有句台词是你的话我才听的好好好傲娇塞高你说什么都好,真是期待了好久终于有了回应。
喜欢鹤丸,是喜欢他的潇洒,大家都说鹤在古代一定是位仗剑江湖快意恩仇的大侠,我也是这么想的,灯光下染鹤的动作大开大合肆意潇洒,本丸里有鹤姥爷制造的惊喜永远不缺热闹,生而为人要背负的太多,有人能尽情惊吓也是安慰。
喜欢髭切,是喜欢他的超然,不知哪里采的钢铁,经了匠人手髭膝成了一对兄弟刀,辗转多处主人敌对身不由己,是劫还是缘,友切鬼切吼丸蜘蛛切薄绿,换了这么多主人这么多名字,弟弟就是弟弟。
喜欢膝丸,是喜欢他的单纯,上千岁了还是个单纯大男孩,正经人逗起来好玩,我怂不敢招惹你哥弟弟丸你不要哭,婶婶真的很爱你。
喜欢一期,是因为他温柔。引用一句大爷的座右铭“高贵不存在于血液而存在于心中”,真正的王子殿下靠的不是身份压制不是制服彰显,是品行,能严苛对己温柔待物。段誉适合当皇帝不是因为这辈能轮上的男丁就他一个,是心存慈悲,在枯井底污泥处还没有破口大骂嫉恨情敌,这才是皇家气象。
短刀里,我最喜欢的是秋田,我知道短刀人气最高应该是药研,但是这么男前的刀我要对他没点意思我不敢随便开口撩。至于秋田,单纯未沾染污垢的赤子之心是全世界的瑰宝,当然,粟田口的腿也是。世界这么大,我也有好多地方没看过,外边的叫的是什么鸟我也不知道,我们一起去看吧。带他有时候会觉得在养弟弟,当然是理想化那种,乖巧不熊充满求知欲。嘛,我可没拿你当弟弟。
喜欢咖喱,因为他中二,因为我也中二,不过我俩一个内敛一个外露,你不想和我搞好关系没事,我想和你搞好就行了!
喜欢小狮子,因为他元气,一直那么有活力,让我想起了喜爱的热血漫男主角,爱染同理,不过孩子啊,婶婶比明石还懒,不想去那么多次庙会啊。
喜欢莺丸,因为他的淡泊,喜欢同田贯正国因为他质朴刚健,江雪大师嘴上说不喜杀戮可是还是遵循主命去战斗了啊,仔细想想,战争的确是让世界充满悲伤,和睦总比杀人流血好。
至于清光……只能说先入为主,如果我当初先看的刀音情况可能和现在大不一样了,我没法说清光第一可爱,因为短刀很可爱,萤丸很可爱,本丸的大家都很可爱,我儿子也很可爱。清光也好,安定长谷部也好,他们这种对主有期待的人我都苦手,担心自己给不了他们足够的爱来回应,我怕我辜负了他们的期待。至于龟甲,我不想让他误会我有什么奇怪的想法。说的好像你有龟甲一样←_←
剩下的刀当然我都喜欢,但是我真的太困了脑子里一团浆糊而且这事三言两语也扯不清,希望哪天能写出我心目中的故事。

有的时候我会用同样的人设掐头去尾改头换面放到另一个世界中,刀剑付丧神由放在博物馆的本尊召唤而来,我那些人设,用现在的话叫闺女,都是由我本人在不同世界的投影,也算是我的分灵,my prince是放大了粘人和胡闹,害怕刀婶生命不平等,all婶是理想状态的本丸,偏执狂工作狂婶婶还有我脑内的哲♂学和哲学问题,北仪是实现我的咸鱼梦想和与秋田在一起的乌托邦,我的佑子姑娘是我精心捏出来的,水一样的人儿,椎名泽是独行侠性冷淡固执鬼,每一个都是我,都是我理想状态下的自己。
我真困了,这个点也不知道该睡不睡,看挣扎着能不能再敲点字。去年国庆立了flag说抽到ssr就写酒茨肉文,现在看看这满身的旗可去他的吧,就是抽到这俩我也不写,啊,说的好像能抽到一样,至今sr都没全的人。

不打tag了,我怂,怕遇到ky。

评论(2)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