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

众生皆苦,而你是草莓味的。@一期一振@卿扬婉如

My Prince

*起名废,大量傻白甜ooc 私设预警,内含刀舞梗,本文时间和游戏设定不符

*主一期x女审神者  微腐,内有药宗、狐之助x刀匠

*灵感来自某语c游戏,感谢群里一期一振让我get了一期的苏点

 

我来到本丸就任审神者的时候,那是一个冬天。啊不,外边也没这么冷,可是本丸这寒风呼啸,积雪层层,可实在太冷了。我一耳朵听着狐之助给我介绍,一边想着一定要攒够钱把这景趣换了。

提了提穿了大半个星期没洗的羽绒服拉链,我哆嗦着随便指了点材料给刀匠,想着再锻把刀赶紧完工。

大概我真的挺欧的,扔进去什么资材都没注意,屏幕上出现了4:00.

锻刀房一时间没了声音,小狐狸也不和刀匠嘀嘀咕咕说小话了,俩人一狐都盯着这边看,我手也不冷了腿也不颤了这里炉火还挺温暖的瞪大眼睛瞅,还是狐之助反应过来要不要用加速扎。

“你等会”我深吸一口气吞吞口水,“用吧!”

樱花散落,“三日月宗近。锻冶中打除刃纹较多,因此被称作三日月。多多指教了。”

“你们等等,我觉得我现在手气比较红,再来!”

无心大法好啊。

“我是一期一振。粟田口吉光所作的唯一太刀。藤四郎是我的弟弟们。”

我说什么了,欧不欧,你就说欧不欧!不是我吹,我手感好的时候数珠丸说不定都能锻出来!我觉得我家刀匠都比别家的白三度!

接下来这天下一振和天下最美还有初始刀山姥切国广初锻刀小夜左文字就雄赳赳气昂昂上战场了。我也终于能窝屋里了躲会儿了,本丸怎么这么冷啊!

我抱着手机嗤嗤笑的时候,山姥切君带队回来了,掉了点刀装没怎么受伤,还带回来了一期他弟五虎退。哎呦呦小正太你怎么这么可爱呢,好想揉揉脸摸摸腿。小孩子还有点害羞想躲,我忍不住抬头说“一期,你弟弟真可爱。”“一期…哥…”“是啊,主上。”看哥哥大人咬着牙笑得有点艰难,我还是把手从人弟弟身上放下来吧。

没几天收集了大半小短刀,一期旁边围着好几个藤四郎其乐融融,今剑和三日月喝茶吃和果子聊天,爱染和小夜也熟了,山姥切君……在墙角种蘑菇。

有了资源我在去锻刀,嗯?小狐丸和数珠丸?

 

 这天三日月没出阵也没远征留守本丸,还泡了杯茶让我喝,你别说还挺好喝的。哎呀呀,我学着他的样子坐下拿起一块和果子吃,真不愧是天下最美,眼含新月,笑意盈盈,能这么近距离看美人也是人生一大乐事,甚好甚好。

“三日月啊,咱们商量个事,你能不能以后出阵小心点,知道修你多废资源吗,本丸穷啊。”

“啊呀呀,这到成了爷爷我的不是了。”

“加速扎都给你们太刀了,上次前田伤成那样,我考虑了半天才肯用,我感觉特别对不住人小短腿。”

“阿鲁及,您说什么?嗯?”

完了完了,一期一振你怎么这时候出阵回来了,还带着几个藤四郎。

“咳,没,什么都没有。”装傻谁不会啊,他还能录音不成。

“她说你弟弟都是小短腿。”

我去!宗三左文字!我得罪你了吗就这么针对我。揉揉太阳穴完了我要应付这个出了名的好哥哥。

“我是说小短裤,”“小、短、裤,这是事实啊对吧。”

“是吗,阿鲁及?”

“对啊对啊,你也知道我多喜欢你弟对吧。”

“是的,不过,您能不能把手从平野身上放下来。”我刷得背过手去,我这不是还没摸到吗。哥哥你看的真是太严了。

“婶婶说过要一期寝当番呦。”

“你胡扯我哪有。”我怎么不记得我说过这话,就算有也不可能当着刀剑男士的面说出来。

“她在审神者论坛发过哦,看日期是刚就任审神者那天。”

“你看了什么我都说了啥……”

等等给你们配平板是休闲娱乐接触现世的万万没想到你看审神者论坛啊宗三,你知不知道这里还是乙女向的!笼中鸟变宅男吗这是而且方向还特别不对啊!

“一期的声音真好听,不愧是传说中的王子殿下,今晚侍寝就决定是你了!”

这是我当晚发现了这个论坛,忍不住就晒个欧……

“我本来是想找她觊觎你弟弟的证明的,不过这句好像更有用。”

“这…阿鲁及…”

“咳咳,”我觉得我脸现在肯定红了,自己都能觉出热。“你听我解释…”

我解释什么啊说我看见你这么王子殿下忍不住动点春心,这么多刀人看着有他夫妻刀还有他弟还有别刀…我怎么说啊啊啊啊!粟田口的哥哥这么优秀我作为人类动心很正常是吧……

这些词都不对啊,让我怎么出口嘛!

“阿鲁及…原来对我有这样的想法吗。”

“咳咳我就那么一说”现在笑起来好艰难救命啊“我这是表达对一期你的喜爱之情,你看我还经常想摸摸三日月对吧。”

“她就是贪图刀剑男士美色。”

宗三你说你翻了我多少发言记录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这个真的不用说出来因为大家都看的到嘛。

“哈哈哈摸摸也是可以的哟。”

“对嘛看看人三日月这态度多好你们本体摆博物馆都应该习惯让人参观了而且付丧神一个个这么帅我忍不住表达一下喜爱之情很正常……”

但是被当事刀盯到侍寝什么的,好难为情啊啊啊!

 

想了又想,我得罪宗三大概是刚捞到他的时候夸口锻很快江雪出来,可是这么多天日课我都不好好做完……

不就是锻嘛,你要相信我是个欧婶。

一发,两发……这……

我…大概是遇到了传说中的130地狱,偶尔蹦出个三小时,不对啊, 我明明是个欧婶!

小狐丸发现了厨房的油豆腐颠颠得端过来“阿鲁及我可以吃吗?”挥挥手你吃吧吃吧你们婶我已经生无可恋了。

“谢谢阿鲁及same”

让你们锻刀就锻成这样我还能说什么,现在是大写的生无可恋“我要死了,让数珠丸给我超度。”

“哈哈哈数珠丸去远征了,让山伏给你超度也是一样的。”“我哪里有山伏”

“卡卡卡,让小僧给主上超度吧,这也是修行的一种啊。”

换人!让欧刀锻欧刀!玄学都这么说的!三日月我不肯信,他整天不掉刀装就不错了,一期换你来!好哥哥看着就靠谱。

算了我刚才什么都没说。

“哥,亲哥!你就这么折磨我吗?3小时都不给啊!”

“我是有很多弟弟,但是没有妹妹。”

“哎哎别乱攀亲戚。”

三日月你闭嘴,现在你们不是夫妻刀了!头一偏,我真的要死了。

“刀匠,我看你最近脸比较黑,是不是休息不够,不要和他们打麻将玩那么晚了,输了还拿玉钢抵”

“什么啊明明是你脸黑!”狐之助不知道从哪里跳出来跳到刀匠的肩头。

“刀匠我以前大概看错了你不是个欧洲刀匠你非洲来的。”

“你脸黑。”

你这狐狸闭嘴我短了你油豆腐咋的。

130,130,130……

我觉得今天大概看不到江雪了,不,我有预感,相当长一段时间,不管是捞还是锻,都出不了江雪左文字了。

抬头看看四周,刀匠从小狐丸哪里抢了点油豆腐喂肩上的狐之助,三日月笑得依旧光彩照人一期正陪着短刀玩,山伏山姥切堀川国广正叙兄弟情新选组应该在手合场宗三给小夜剥柿子……

怎么感觉我被这个本丸遗弃了,我好委屈啊!

“我要离家出走!你们都不爱我了!”

“您要去哪里?”

好哥哥挡在门前,还有一大把弟弟。

“我要去梦之咲的小哥哥!我要集邮够一百个王子!”

“你要到梦之咲当矿工啊。”

“不是啊我是要当制作人。”

“别傻了不就是矿工吗。”

三日月你要气死我是不是。

“主人…不…不要走,不要生气。”

“艾玛小退我不是针对你。”捏捏小脸蛋,手感真好。

“阿鲁及,您不要走,本丸的大家都很喜欢您。”

“好好好我不走,今晚留下来。”再要走感觉小退都要哭了,反正又不是不能偷着去梦之咲,等我哟岚姐姐。

熄灯了万籁俱静,我摸出本子继续看,大大写的安清有糖有虐真的好精彩,哎哎上次那本烛俱利r20看到哪里来着等会再说…啊哈哈哈真的好搞笑,搞事丸让你折腾这下栽了吧。

“阿鲁及,您这么晚不睡在看什么?”

糟了光没藏好被发现了!不对啊今晚近侍是和泉守吧!

“一期你怎么来了。”快速把书藏好有事也要装没事,我这里还有不少他的本子呢被看见怎么办。

“我陪秋田起夜,看到您这里还有光亮,就来看看。”

行吧,既然是因为秋田宝贝发现的我就忍了。

“啊主上是有什么事吗?”不好黑发美人被吵醒了。

有事,有大事,这本书甚杂,有糖有虐有肉,有安清更有堀兼,还夹杂了点之定兼定的情感纠葛,你不能看。

“唉唉……”一期你怎么抢我书啊,你确定要看吗,你可别看啊。

“主上这么晚了,要注意休息,书可以明天再看。”

“你这意思是说可以看?”噌得直起半个身子裹了裹被子,还以为这么破廉耻你不让看呢,食色性也饮食男女我词都想好了。

“这…这…一期哥…主上……”

等等小宝贝咱这时候眼神不用那么好夜视能力太高也不行啊!

安清肉再翻几页,就是鹤一期车。我大概要死在今晚了。

“阿鲁及…”

怎么办怎么办,我现在真是要死了。

“这本书我就没收了。”

“别呀哥你怎么这么小气!”

“这是什么……啊!主上!”和泉守翻了两眼吓得把书一扔秋田接住了,书又递给了一期一振。“我从来没对国广有过这样的想法!”看你吓的还闭上眼,知道你没这想法,是我污。

看小黄书还被当事刀发现什么的……望天,我真是尴尬死了。就不能装作什么都没看见吗一期哥哥,你亲爱的弟弟还在旁边就这么敞着?好吧这书没污小短刀,不对有药宗啊不对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咳咳,我就看看 ,看看,这么多年了那么什么没见过对吧,”我实在是没办法了总不能让他拿走,“食色性也。”

还翻,你翻什么翻,前前后后鹤一期的肉那么香你就不能翻,可是现在我只穿着睡衣也不能挑起来抢,就是抢了也不是付丧神的对手。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以他的角度秋田看不到,不过看封面大写R20也大概知道怎么回事了。

我怎么还有心思想这个,我完蛋了啊。

“阿鲁及,我觉得这本书您还是不要看了。”

“别啊别啊……”

“真要想看,请看一期all。”

垂死病中惊坐起啊不我还不能坐起,我听到了什么??

“一期你……还有这癖好?啊不原来你喜欢这种口味的?”想想好像没什么不对,再看看他弟弟在场好像再想想也没什么不对。

“并不是,不过主上非要看的话,我希望看这种。”

“好好好我记住了。”目瞪口呆JPG。

书还是被没收了,一期临走前还顺带安抚好了和泉守,不愧是出了名的好哥哥,比他小的感觉都能当成弟弟。

数耳细听,一期应该走了,和泉守也要睡了。我悄悄从被窝里爬出来又挑了本小狐三日,我天这封面,太基了!好好好!

第二天,我是被吵醒的,不对,这气氛不对啊。睁眼一看,我天你们在干什么!放下书,我们好好说话,歌仙你看得还挺津津有味,这一点都不风雅咱们放下!

一期一振继昨晚的事之后早上居然来检查,翻箱倒柜找出我珍藏的小黄本,他们前边翻长谷部后边收拾,堀川一直安慰和泉守,三日月那神情入迷的…好吧那本书是挺好看的,不好看我也不会买本啊,蜂须贺特别生气我把他和赝品放一起了还被假虎彻这样那样,山姥切依旧种蘑菇对我知道你被三山打击到了……种种场景我都看傻了。

“不对!你们先出去!让我穿好衣服!”成何体统!“你们居然不打招呼就进女孩子房间!破廉耻!”我成功看到好几把刀脸红了。

穿好衣服出来我尽量板着脸摆出点主上的威严,我也没想到偷看会被发现,小黄本有的都摆书架上没藏着。

“抱歉,阿鲁及,是我让大家搜的,实在是怎么叫您都不醒。”

是啊昨天睡太晚了,不对,桥豆麻袋,我昨天是不是看着看着那本小狐三日看着看着就困了没收起来?就放枕头边了??

审神者要被全本丸三堂会审,是的全本丸,包括刀匠和狐之助。看着他们把书整理装箱,我都不知道居然买了这么多。能有啥说的,我这年纪看点bl小说很正常嘛!

“看来主上的房间要好好查查了。”

宗三你敢看!好多药宗本子你也不怕辣眼睛!对了药研呢,哦远征去了,那就更不怕了。

“怪不得本丸资源不多。”

刀匠这话可不能这么说,该氪金的御守我又不是没买,再说你敢说本丸的资材没让你们打麻将用了?就算打麻将是从左口袋到右口袋你拿什么换那么多油豆腐的狐之助加餐频率比小狐丸鸣狐都高!

最后这些书一箱被搬到锻刀室,那里一直都有人不怕我偷拿,一箱送进了粟田口大院,靠谱的哥哥亲自监管,那么多弟弟一个比一个眼神好怎么都能盯住我一个。

“你不怕小黄文荼毒你弟弟吗,哦人都看过现场直播估计都不稀罕了”

“主上,您……”行了当我没说,破廉耻我自己也知道。

小黄书没了,感觉身体被掏空。

我想过召唤笑面青江的,好歹是一起看r18的友谊,但是他被骨喰制住了,隔着老远送我一个微笑,等级的差异没办法。

 

还是要说办法是人想出来的,当天晚上我躲被子里看手机,小黄文也很精彩嘛!

突然被子被掀开,今晚值班的,是一期一振,他也太恐怖了。

你看啥你看啥,我今天看的是乙女文,你好意思看吗。

“阿鲁及这样对身体不好。”哥哥很无奈啊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谁知道看点r18怎么老被你发现呢。

哥哥好修养,扣了我的手机直接锁屏也没看,当然你看了我更完蛋了,这车乘客众多路程还长当然其中就有这位王子殿下。

“主上,这么晚您该睡觉了。”

“我睡不着要不你陪我啊。”等等我说了什么,破廉耻——

“好,我陪阿鲁及,您不要看手机了,快点睡吧。”等等你说什么?一脸震惊,他跪坐在哪里身姿挺直。

“我说,今晚我会看着您睡觉,夜深了,您赶紧睡吧。”

夜深人静该干点这样那样的事啊!不好,小黄文看多了后遗症,我怎么满脑子黄色废料。

闭上眼睛直到入睡,我整个人都是懵的。

推图全刀账这事,说快也快,下一站本能寺,我把药研叫来,没有战斗力的审神者不能上战场,就拜托这位靠谱藤四郎给众魔王刀开解,让他多劝劝宗三在本丸他可不是笼中鸟,长谷部君也不要那么苦大仇深,对信长念念不忘战斗还要说压斩,学学人药研放下过去多好,漫长的刀生应该好好享乐啊。看着药研带着靠谱的光芒离开,我也是安心了不少,少年待你凯旋归来!织田的刀黑田的刀德川的刀再到我的刀,未来不知会成为谁的刀,老带着过去的心结活着怎么行,人不过百年一抔黄土,他们的未来还无比漫长。

眼看着就到了冬至了,我吵着要吃饺子,但是你不能指望一群刀包饺子,烛台切也不行,他日本刀。

“主,要吃乌冬面吗?”

“不我要吃饺子。”

“主上是嫌弃乌冬是烛台切殿脚踩过的吗?”

“不不不我没那个意思!”宗三怎么又是你!“今天是冬至嘛,按我们家乡风俗都要吃饺子,这要求很高吗?”

“那,阿鲁及,本丸有饺子吗?”

“有,我在万屋买了速冻的。”望天,大写的生无可恋。

“好,我这就去煮。”

“哈哈哈一期对主上可真好,长谷部不在都赶上长谷部了。”宗三不说我还没太注意,他最近怎么不怼我了,不过我不怎么出门也不知道他最近都干什么。

烛台切歌仙堀川几把擅厨艺的刀还有一期给大家煮了饺子宴,一期把第一碗端给我,咬一口猪肉大葱的,嘿嘿嘿这个馅好吃。

看着一期忙前忙后煮饺子还照顾弟弟,自己都没怎么吃,夹起一个放他盘子里,“哥,你尝尝这个。”

“哈哈哈……”

“噗哈哈哈哈……”

完蛋了,我现在脸一定红的跟什么似的,埋头当鸵鸟准备专心对付美食。

“不要吃太急,喝点水。”

一脸震惊JPG,哥,你别这样。

 

突然收到一个申请,药研要求和宗三住一个屋,离开粟田口大院和左文字小院单独开房。这也不是没住的地方,问题是要搬出来……这怎么也要问过江雪吧,哦忘了说,历经千辛万苦,本丸终于捞到了江雪左文字,宗三捞回来的,回来那天给了我一个“要你何用”的嫌弃脸就去叙思念之情了。江雪大爷整天不高兴,不高兴还砍人那么凶。

战战兢兢把事一说,我真怕江雪分分钟把我给和睦了,复仇boy顺带给我补一刀,没想到他虽然一如既往的不高兴,还是点头答应了。What??看了看大家的脸色主要是左文字的脸色比想象中好很多啊。真不愧是药总,早就搞定好了大舅哥。

托着我还在活蹦乱跳的小心肝回去,一期和长谷部在忙政府公文。我看了看乖乖拿出书看,诸位放心,这是课本,人家这么任劳任怨的,一期哥哥百忙之中从公文里给我一个笑容——我就觉得我不能傻呆着总得干点事。

“本丸现在三对同居了,刀匠和狐之助,阿鲁及和一期,现在还有药研宗三。”咳咳,这吃饭呢,鸣狐你家狐狸怎么这么聒噪。

“我俩不叫同居,他晚上又不是天天在我那儿,近侍也有轮换啊。”

“那今天一期就搬到主上房间住吧。”

咳咳咳咳咳咳,这谁的提议啊,干的漂亮!偷瞄他一眼,他还是笑得一如既往云淡风轻,也不知什么想法。

 

圣诞节到了,陪着小短刀们疯了一天,晚上打开手机班级群在发红包又玩了半天。今天关注的大大果然更新了啊,圣诞特辑,审神与刀。点了一个赞继续看,唉宗三你关注我干嘛多尴尬。

“主上你在看什么啊这是一期哥。”

“对呀。”把小老虎抱过来“这是别人画的你一期哥哥。”

“哪里哪里,我看看!”

“我也要看!”

“乱好狡猾!”

呼啦啦一群藤四郎,啊,婶婶要被压倒了。

“主上,各位,我回来了。”

看到一期远征回来了,藤四郎们又呼啦啦围上去,我腰也不弯了腿也不累了自动站地挺直。

“主上,您刚刚在干什么。”

“他说要和你结婚!”

宗三,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你怎么把我在帖子下的留言说出来了,还给他看。

“这…刚回来就要结婚…”

“主上你不应该有点表示吗?”

很好宗三我记住你了。

“那,求婚?”想了想我能拿什么求的,本丸有多少钱估计他弟比我都清楚他也清楚,什么金银财宝我能拿出来的也不多,他天下一振皇室御物什么好东西没见过我能给啥我该给啥,答应本丸是他和他弟弟叔叔永远的家可是这不是审神者的职责之一吗有什么可说的……

“阿鲁及…”

我握住他的手,环视了一下四周看热闹的刀,又看看他。

“许你一场盛大的婚礼吗?可是这也要你先答应才行啊。”

又想了想,难不成要这样?
“那我单膝跪下?”我低头看了看很好今天穿的牛仔裤。

“咳咳……”

“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阿鲁及你真可爱。”

“哈哈答应我,不管怎么样都不要向男孩子求婚。”宗三笑到要咳嗽了。

一期扶住我腿,本来抱着我的手又缓缓放开,后退一步单膝跪下。

“阿鲁及,一期一振以前作为您的刀,现在作为伴侣向您求婚,答应为您斩断一切灾厄,陪伴到您最后一刻,可否给我这个资格,让我守护您终生”

“啊呦呦呦谁来扶我一把,一期这太苏了。”

“到我这里来我扶着你。”

“一期哥!”

“一期哥好样的!”

我捂住嘴还是有点不敢相信,低头看看那水色的头发就在眼前。

“一期我答应你。”

“荣幸之至,阿鲁及。”

“呦~”

“哇哦”

“烛台切旦那我们该准备红豆饭了。”

“主上要成为我们嫂子了!”

我埋在他怀里不敢抬头看,羞得耳根都热。

很久很久以后想起那一天我都想说,一期哥哥,知不知道你那天穿着制服向我求婚,真的好像王子啊,你就是我的王子殿下。

 

某种程度上讲,我真的很有当粟田口媳妇的觉悟的,没事给短刀讲讲故事玩玩游戏。一个个都是小天使不熊还特乖,当然我左拥小退右抱秋田也确实爽翻了。

 

回了趟家我妈给我装了一大背包吃的,我说不用了;好多我都不爱吃她说是给刀男分的,亲妈。

背着死沉死沉的一个包回到本丸,推门小短刀本来在玩现在都围了过来,我把包给他们。

“柿子饼是给小夜的,别忘了啊!”

背这么多真是累死喘会气先,抬头看到一期哥哥就那么向我走来,嘴角好像花瓣。

“主上累了吗,您先休息。”

我都不知道怎么被他推到室内的,又怎么坐下的,他把我放下就出去了,忍不住揉揉脚,扁平足就是容易累。

他回来了,还带了水和水果,我舔舔嘴唇,好吧最近又不好好喝水,是有点干。

他^&*%他干嘛!脱了鞋给我揉脚,看了他修长有力的手我…我都不知该怎么办了想躲被他轻轻按住,望天望地望门望窗,我是谁我在哪儿。

想了想剥了个橘子,他脸都凑过来了我也不能不给他虽然本来想自己先吃口吧,哥,你你你又干嘛,这还带舔手指的不不要啊!看着他的微笑愣神,这辈子大概都要溺死在这笑容里了吧。

不知不觉,期末的脚步近了,学生的噩梦来了。我不知道学校怎么回事把考试拖拖拉拉排了两星期,战线特长,大概是让吾等学渣有恶补的时间吧。我委婉告诉本丸的大家我两个多星期不能回来,这段日子就拜托各位了,大家不要逞强不要受伤。

回学校第一天,我怎么这么多没看。

回学校第二天,老师就不能手下留情吗,考试范围这么多。

第三天,一场考试。

第四天,我还要熬多久啊……

第五天,想他……

第六天,想他……

……

纠结了很久还是压抑住了要回去的心情,学渣伤不起啊,那么优秀的哥哥我也不能挂科吧。考完倒数第二门试,我买了变态辣的烧烤缓解压力,再有一个星期,再有一个星期就能回去了。

 

考完试了我回到了本丸都半下午了,推门觉得略冷清,啊好像有几个小短刀不在。

“大将你回来了。”本丸第二好男人药研迎接的我,我看了看院子里问他你哥呢。

“一期哥给自己安排了远征,大概晚上会回来。”远征,他不知道我今天回来吗。

“主上回来了,先休息一下,晚上吃红烧排骨。”哎哎你会做排骨了现在,光忠真是厨艺一流性格温柔无比帅气的好男人。

可是,你怎么今天远征呢,我还想着一回来就见你的。吃完饭回到自己房间,这是他的被褥这是他的杯子,我有时候故意用他杯子喝水他也不生气。其实他也挺好又不是不让我看小黄文小黄书,就是不许过了十一点半还不睡,每天早上他都悄悄起床不吵到我,到了饭做好了再哄醒。哥哥制服笔挺姿势端正就是随便哪里一坐都是范本级别的,不像我上课躲老师目光都习惯了一坐下就塌肩躬背哥哥好教养还不嫌弃,看着他坐姿笔直我也调整姿势坐直了背,从吃饭到走路我不能说大家闺秀也是比以前强了不少。想着想着脑子有点迷糊了,昨晚突击到凌晨两点,是有点困,先睡会儿。

嗯,不对我什么时候盖的被子,睡了会儿清醒了不少,我骨碌一下爬了起来,赶紧整整头发衣服。

“哥你回来了,你累不累,现在几点了你吃饭了没……”

“主上。”这个拥抱真是猝不及防又无比温暖。“我回来了。”

我以前说过一期哥嘴巴像花瓣对吧,吻起来也像花瓣,还有点像果冻,软软的。

 

我的日子越来越堕落了,特别是自求婚事件以后。在本丸吃喝不愁还有这么多美男看,还有个王子殿下亲亲抱抱随便来!我现在基本算半拉残废了,最近说的最顺的一句就是“一期哥,抱。”跟小孩儿似的,上次一回来远远看见他就要抱,哥哥好脾气张手抱住我,一院子人看着都笑其中还不乏他弟弟,我又埋头做鸵鸟了。

坐在一期怀里玩够了他的手指又去摸他衣服上的图案,这衣服可质量真好。抬头看他又对着我笑,一阵脸红躲他怀里不肯出来,过了半天悄悄抬起头看,哥哥的眼睛还是那么温柔。

“咚咚咚咚”我赶紧从他身上下来扯扯衣服坐好。

“打扰你们了。这是刚收到的政府公文。”既然是政府公文你拆了得了宗三。

“一期,又来了个你弟弟。”“不过这个弟弟了不得啊,他喜欢人妻。”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们藤四郎怎么这么能耐,我笑到要趴桌子上了。

“这,主上…”

“哥你放心,我是爱你的。”举双手以示清白。

“嗯,我知道,阿鲁及乖。”

包丁弟弟回来了,进来就吵着要点心和人妻,点心可以有,人妻?你看我还不如看宗三,你哥都比我人妻。看着小孩跑来跑去熟悉环境,我想了想我还有点巧克力没吃完可以送他。

不过,一期,你好像很久没有新弟弟了,那么问题来了。

“一期, 一期一振。”

“嗯主上怎么了?”

我抓住他衣服一字一顿问

“今晚你在哪里睡?”

“这…阿鲁及和弟弟…”

“主上是人妻吗,我最喜欢人妻了!”说了我不是人妻。

“今晚一期要搬被褥到粟田口吗”狐之助吃你的油豆腐吧。

“一期一振我问你呢回答我,今晚在哪里睡,陪我还是陪弟弟。”我平时上课你没和你弟弟在一块儿啊再说我在本丸也没时刻霸占着你。

“一期哥,主上…”

“小退你快回来。”

我知道我现在有点无理取闹,可是别忘了我昨天才从现世回来好嘛本来我也没想今天也缠着他啊,

一期看看我又看看弟弟们,犹豫不决。

“你回粟田口吧今晚找别人值夜!”好委屈真的好委屈,看了一圈。

“今晚三日月做近侍”

“不去,再见!”老头子你……

“主上和我在一起吧。”

“小乱你别闹。”

“一期哥,你听我说,”我鼓足勇气拉住他衣服“你们都是付丧神,可以相互陪伴很久很久,可是哥哥,我不知道你能陪我多久。”

“我会一直陪主上,直到主上不需要为止。”

“那我要你一直陪着我呢?”

“那我就一直陪着您。”

“哥哥,今晚你去陪弟弟吧。”

“不,我陪主上。”

“哥哥你别生气,你陪你弟弟吧。”

“阿鲁及还小,我弟弟们都比你大,乖。”

哥哥那么温柔得对我说“乖”的时候,我觉得我已经死了。

晚上果然一期在我这里睡,虽然很对不起弟弟们,可是哥哥,你能陪我多久呢,百年以后,你还会记得我吗,你的温柔会不会有一天也给别人?

“阿鲁及您……”

“别瞎想,我和乱酱是一起挑小裙子的闺蜜。”

“嗯。”

“哥哥,你是我的。”拼命抱紧他,这样才能有那么一点点安全感。

“嗯,我是弟弟们的哥哥,aruji的一期。”

 

The End

 

用这句话做结尾似乎非常合适,也是语c游戏的一期哥说的,这个妹子真的苏力满满,一边写我自己又被苏倒了一遍。其实以前真没多喜欢一期一振,这种王子殿下一般的人物一直都不是我的心头好,二设给禁欲蓝切黑属性虽然喜欢,但是也没觉得这个人怎么样,后来明白了,一期的苏点是温柔。罗里吧嗦写这么多逻辑混乱也不知有没有人看,但是温柔的一期真的有那————么好。

评论(11)

热度(32)